怎样找到好工作 求职中的定位与选择
来源:未填 发布日期:2017-04-12 浏览:582次

2002年10月20日晚上10点,李小易和他的两个同学踏上了北上的列车,结束了近两个月在广州找工作的经历;就在距他乘车地点广州火车东站不远处的中信大厦13楼,一个名叫周京的财务经理正在反复地考虑,明天是否向老总递上辞职书;同一天上午,记者在电话中一遍又一遍地教一个被骗的求职者如何自我保护……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无一例外的是,困扰这些求职者的并非就业环境的险恶,而是他们对自己的角色定位认识,并且,是否能在适当的时机做出角色转换。换而言之,即制定合理的职业生涯规划,才能“神闲气定”地找工作或者找“好工作”(跳槽)。

    弱势求职者:只要生存

    如果你稍稍留意一下,从广州开往内地城市的每一趟列车上,都有不少是因为在广东没有找到工作而回家的人,而在珠三角的许多简陋的出租屋里,又有多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找工者。10月20日打道回府的李小易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而已。

    李小易从8月15日到10月20日在广州整整呆了两个月,最终因“弹尽粮绝”含恨而去。他临走时说的话让记者印象深刻,“在广州找工作太难了,我发誓再也不来这个城市!”

    “你现在对中国留学生在国外洗碗刷盘子还感到奇怪吗?”对此,吉业集团人力资源经理肇小明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分析说,虽然留学生是“学生”,但如果一开始让他们找工作的话,未必有更好的工作。可是,他们知道怎样首先生存下来。他认为,李小易们绝对不会找不到工作,只不过,在国内找工作“有路可退”,很容易就选择了回家。

    事实上,正如肇小明所预言,记者自从在一次招聘会上认识李小易起,他有好多次的工作机会,但都因为专业不对口或待遇较低而被他轻易放弃。

    “像李小易这样从内地来的求职者一定要给自己找准位置,给自己一个清醒的角色定位。无论是经济基础还是经验积累,都属于职场上的弱势群体。他们只有立足生存,再图谋发展。”肇小明说。他解释说,这样的观点并不新鲜,可是没有多少人能真正地接受这个现实,即使被迫低就,心里也总是忿忿不平。

    而对于像那位给记者电话被虚假招聘广告欺骗的求职者,则更显弱势。我们除了乞求政府的监管和“骗子”的良心发现,只有一句话可说:保护自己只是生存的一个基础,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等着你走。

    强势求职者:但求升值 “强势”的概念,显然是针对“弱势”而言。已经在中信大厦那家不错的公司里上班两年的周京正面临着一个与李小易们截然不同的问题:老板非常信任他,待遇也不错,但另外一家公司正在悄悄为他准备一个更诱人的职位。在经受了短暂的“弱势”阶段,很多人逐渐可以控制自己的命运,我们称之为“强势”求职者。

    两年前的周京,曾经因为不是本地户口,花了三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一份对口的“财务”工作。最后,他在现在的公司做了一名业务员,干得还不错,度过了生存危机。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在“财会经验”被公开时,已经取得老板信任的周京很轻易的获得了现在的财务经理职位。

    周京何去何从?“如果新的职位值得挑战,感情只能退出次席。”某猎头公司的高级顾问师邱先生说。他认为,从“弱势”到“强势”的变化,当事人应该及时转换角色,重新确定自己的定位,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邱先生说,“强势”的定义是指具备了抵抗风险的能力,如经济基础、职业经验等。如果没有问题,便可以“义无返顾”地还原“强势求职者”的追求目标:在合适的地方实现自己的最大价值。

    环顾你的左右,包括你自己,是否还在守着一个“鸡肋”似的工作?如果你有了明确的“职业生存规划”,按照既定目标行驶,你将不会受到选择或改变的煎熬。

    记者手记

    “藏龙卧虎”的车间

    2000年的春天,记者和一个在顺德桂洲(现在的容奇镇)打工的老乡打了一个赌,输得一塌糊涂。这位小学毕业的老乡说,他所在车间的工友以前的身份都不错,在家里都有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

    我不信,挑了三个职业人士让他找,分别是:行政干部、教师、医生。哪知道,晚上喝酒的几个人亮出身份时让我傻了眼,一个是中学教师,用教师资格证证明;一个是乡卫生院医生,用卫校毕业证和临床经验证明;一个是镇团委副书记,用工作证和奖状证明。

    那天晚上埋单的教训告诉我,当你目睹珠三角一些工业区下班时的汹涌人流时,可以想象他们工作的车间和内地的车间并无多大分别,但千万别以为这些都是识字不多的农民。那天晚上打赌的失败告诉我,珠三角企业人力资源的储备是那样的“丰厚”。 但我想,现在,那些教师、医生、书记不会还在那个车间吧,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喝酒时,在我的“唏嘘不已”中,他们的脸真的很红。

    所以,前不久的一次会议上,赫赫有名的“裕元鞋业”的人事部经理大声呵斥一位穿西服、打领带的某文化公司老板时,我使劲地为其鼓掌。那位文化公司老总说,加工企业办什么内部刊物,他们的员工看得懂吗? 所以,2001年我在深圳亲眼目睹几位女大学生应聘保姆时,再也不“大惊小怪”。

    我知道,当你是“弱势”求职者时,生存真的很重要。 


相关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