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这个放倒外国年轻人的新型“绝症”流入中国,中国人要小心了!
来源:未填 发布日期:2018-01-06 浏览:540次

1.jpg去年5月的一天,刚满25岁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女学生韩梦溪从西雅图飞回了北京。

由于半年之内她的身体突发病变——体重激增五十斤、高血压、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导致她无法站立,只能坐着轮椅被工作人员推出北京首都机场。

6月底,韩梦溪的好友杨丹和男友刘胜宇双双回国,同样也是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机场。

其中,18岁的刘胜宇被医生诊断为终生瘫痪,已彻底丧失自理能力。

6月30日,韩梦溪将自己近一年的经历写成一封题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公开信,发表在在网络上,随即掀起轩然大波。

公开信中写道,“那几个月我花了几十万去干这件毫无意义伤人害己的事情,一直到今天我都还是不能独自行走。我已经伤害了自己和家人朋友太多次,我看着周围同龄人该上学的上学,该工作的工作,该结婚的结婚,只有我一个人每天在医院过着这不正常的生活。”

而就在几个月前,用韩梦溪自己的话说,“我是一个很爱漂亮的女孩子,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那里打扮自己然后开开心心的跟朋友出去玩。”

与此同时,韩梦溪的父母怎么也想不到,只短短几个月,他们17岁就被送出国的宝贝女儿,一年前还好好的,怎么如今成了这副模样。

这一切,都要从西雅图开始流行吹气球说起。

大概是在2016年,一个叫做“笑气”气弹的小金属罐子开始出现在美国西雅图和洛杉矶的中国留学生聚会上。

8克的金属罐子,也就不到一根手指头大小。

25罐一盒,24盒一箱。五颜六色、堆积成山。

年轻人们要么把小罐里的一氧化二氮抽入奶泡枪中,直接对着枪口吸气;要么将气体打入气球,用嘴吸尽气球内的气体。

2016年9月,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韩梦溪,吸进了第一口一氧化二氮,从朋友手中接过小金属罐时,她心里想着,“他们都说比抽烟喝酒伤害要小,没事,我就尝试一下。”

谁知从此无法自拔。

韩梦溪吸食“笑气”的设备

这种本是美国人聚会时拿来助兴消遣的小玩意儿,给留学生们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对于自己过去的那几个月,韩梦溪说:“别人靠氧气活,我靠‘笑气’活”。

接触“笑气”的第二天,她就不想去上学,开始了长达三个月闭门不出的生活。

那些天她一天要吸食两箱,也就是超1000支“笑气”气弹。

上了瘾之后,韩梦溪的吸食量开始不断增多。

在“打气球”的过程中,爆过很多气球,但是因为麻醉作用,她的嘴已完全感觉不到疼。期间,她曾因为缺氧晕过去,但是睡了两三个小时,又起来接着打。

去年底,父母发现韩梦溪打气,震怒之下勒令她去一位长辈家里住,她也因此戒断了两个月。

那段时间,韩梦溪试图摆脱“笑气”,为此,她尝试着冰淇淋作为“笑气”的替代品。但冰淇淋能让她感受到“笑气”进入嘴巴时甜的、冰凉的感觉,却不会让她晕。

她迷恋的,是那种虚妄的刺激。

为此,她甚至尝试过大麻。但是不行,大麻口味厚重,她习惯不了。

今年三月末,在韩梦溪戒断“笑气”两个月之后,她又恢复了原来的生活。

有一天她独自到拉斯维加斯办事,到宾馆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当地朋友给她买气。事情没有办,她在宾馆里“狂吹了三天”。

在拉斯维加斯“狂吹三天”之后,飞机落地西雅图时,25岁的韩梦溪因为高血压,眼睛几乎看不清东西,差点摔倒在机场。过了没几天,她下楼时发现自己腿已经抬不起来了,一脚踩空,“啪”一下从二楼直接滚下来。她还在持续发胖,几个月过去,她胖了五十斤。

更可怕的是,韩梦溪开始出现了幻觉。坐在车里打气时,她总觉得有人在窗外拿红外线的摄像机拍她,觉得有人在拿车钥匙开门,还记得有朋友来给她送过东西。后来她去问,根本没有,都是她的幻想。

但是她已经失去自制力,无法停下来了。

为了瞒过亲友,她谎称去朋友家开party,开车到卖气人的楼下,整宿整宿打气,不吃饭,不睡觉。

韩梦溪打气的气球

她坐在车的后座,冰冷的气弹就一个个堆在她的腿上,三月份的西雅图很冷,她的大腿被严重冻伤,手也冻脱了皮。但她毫无知觉,大量吸食“笑气”已经让她的身体失去痛感。

有时吸到最后一口了,韩梦溪没办法停下来,求卖气球的赶紧下楼,“快点,快点,我多给你钱,你一定要过来。10分钟、5分钟……”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五月份的一个清晨,朋友们在车上找到了她,昏睡两天两夜后,她发现自己尿失禁了。被送入医院,然后回国。

在她6月30日那份公开信里,她这样总结自己在这一年的岁月,“毫无意义”、“伤人害己”。

韩梦溪不曾计算,为了一罐罐手指头大小的“笑气”,自己已匆匆花掉了60万。

“笑气”,又称氧化亚氮,1799年,英国化学家汉弗莱·戴维发现了它的麻醉作用,能使人失去痛感并发笑,因此被称为“笑气”。如果直接吸食,量少则引起神志错乱、谵妄,长期量多,则导致智力、视听功能障碍,降低肌肉的收缩能力,最严重的,就如上述的18岁男孩刘胜宇那样,终身瘫痪。

(用老鼠做的“吸食笑气实验”)

年初之前,“笑气”非常容易就能买到,几乎随便一家烘培用品和奶茶咖啡原料店的货架上都有。

在“笑气”包装上,商品名称标注为为一氧化二氮充气囊,产品配料为氧化亚氮,标注为食品添加剂,同时包装上也标明使用范围:奶油发泡。由于“笑气”可用作奶油枪里辅助奶油发泡的添加剂,故又称“奶油气弹”。

最开始,这种吸食行为是从国外流行起来的,人们将其从封装的金属罐输到气球内再吸入,这种行为俗称“打气球”。

直到三四年前,吸食“笑气”从国外传入中国。北京、上海、成都等地的夜店、酒吧开始流行,使用者将“气弹”装在奶油发泡枪上,把一氧化二氮灌入气球,再将气球嘴放入口中猛吸,体会“嗨”的感觉。吸食者中有些还是未成年。

年龄最小的“笑气”吸食中还在上初中,因为对危险没有意识,初中生小贤还将自己吸食的“笑气”发布到朋友圈里。

小贤发布到朋友圈的气罐

今年春节过后,这些店“奶油气弹”的进货才开始受到限制,但是仍有少数店家还有“存货”。

在南京,16就就曾发现了吸食‘笑气’者。

有一次,民警在酒吧巡逻走访时,发现不少夜店流行“吹气球”。几名男女拿着气球拼命吸,之后脸上露出兴奋的感觉,“就像吸食了毒品一样”。

经过了解知道才知道,所谓的“吹气球”就是吸食“笑气”。当地一些夜店用奶油气泡枪将“笑气”从气弹里抽出后充入气球内,出售给客人吸食。

就在几天前,韩梦溪的事情在网络流传开来,淘宝原本的“笑气”商品都被下架。

但就在刚刚,我们在淘宝上搜索“奶油气弹”,还是能发现有店家仍在销售。

可以直接购买没有任何的限制。

除此之外,在一些社交网站上,关于“笑气”的帖子数量仍然不少。

这篇教人“耍笑气”的帖子,从2011年到今年,不断有人回帖互动

有人在求购

就在今天,也有人在求货源

有人被淘宝下架后转战其他社交论坛。

截止到今天下午,仍然在正常销售的淘宝店铺

时至今日,国内法律没有将“笑气”定为毒品,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没有单位出具任何限制的文件和规定。没有渠道普及相关知识。

市面上也未禁止流通销售,甚至社交网络上随便一搜就能找来销售渠道,关于“笑气”的使用教程仍然挂在各种社交论坛。

毒品尚且有法律禁止,流通渠道也不是一般人能接触得到,但是“笑气”确是随手可吸,随手可买。发个微信就能送货上门。

看到这些,不禁开始担心身边的年轻孩子们,他们年纪尚小,网络上各种泛滥的信息会不会让他们止不住好奇心?不受限制的“笑气”流通会不会忽然有一天出现在他们身边?

最新情况:

7月,韩梦溪在北京北五环附近一所医院的神经内科接受治疗。父母请了专人照顾她。

医院检查结果表明,除了高血压和心肌问题,韩梦溪的运动神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脚部的肌力几乎是0级,大腿连向上抬起都做不到。

主治医生说,休养半年,她应该能独自行走。

但有同样遭遇的刘胜宇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个出生杭州一个富裕家庭才18岁的男孩,已被诊断书宣了判——“终身残疾”。

刘胜宇在去年就曾因为大量吸入“笑气”而引发脑出血,被送入医院,住了两个多月,花费二十多万美金。当时他就已经坐了轮椅,“精神恍惚、胡言乱语”,医生说,他身体里一点维生素B12都没了。

但他没有停下来,今年1月至6月,刘胜宇坐着轮椅,与女友杨丹仍然继续吸食“笑气”。

回到国内的韩梦溪担心他们的状况,委托一位阿姨上门去看,阿姨进门后刘胜宇说的第一句话是,“去通马桶”。

眼前的场景让人不忍直视。

因为厕所堵住,他们又失去力气,只能在家里爬来爬去,客厅、衣柜,四处都是他们的排泄物。随后,他们马上被送往医院,接着回国。

在坐着轮椅去机场的路上,这对情侣仍然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照样在车上打气。

比毒品给人造成的痛苦还要残酷的现实是,在世界范围内,目前医学界还无法突破“笑气”给人造成的危害,这方面的研究也少得可怜。

也就是说,“笑气”给人造成的身体危害,无法医治。

18岁的刘胜宇,也许今后都要坐在轮椅上度过一生了。

韩梦溪的公开信发布以后,二十多位吸食“笑气”受害者找到韩梦溪。他们建了微信群,在群里互相安慰。

截止到目前,北京、南京、绍兴等多个城市都曾有过同样的事件发生。

但没有人知道还有多少受害者。

也许,更多的人还处在对“笑气”危害茫然未知的状态里。


相关栏目

推荐文章